楠叶青青

之前做的简陋北京人艺小瓶子,发上来存一存✨

“武曌的出生被镌在史册,武曌斑驳的石碑前曾有过路人为之驻足。”

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找丑的也可以,丑的很多

无用良品:

倪匡先生今年已经84岁了,是个特别可爱的人,尤其是和蔡澜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插科打诨,谈论的话题百无禁忌。

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
倪匡:这位少年很可怜啦,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没关系,让女朋友来找你。你条件好了一定会有女孩子来找你的。
蔡澜:要看你自己啦,不会找不到,找丑的也可以,丑的很多。
倪匡:女孩子没有丑的。

对恋爱不将就怎么看?
蔡澜:我们比很多年轻人年轻,我会去尝试,很多年轻人不要说尝试连想都不敢去想。
倪匡:恋爱有将就的吗?没有将就,有将就就不是恋爱,就是买卖。

如何应对孤独?
倪匡:我很喜欢一个人的,不用应对。孤独是多么难得的一个机会。
蔡澜:可以看书嘛,可以写作嘛,可以发呆……
倪匡:对,我最喜欢发呆了。为什么一定要去酒吧唱歌呢?你一个人在洗澡间唱不也挺好嘛。

遇到人生困境怎么办?
倪匡:人生看来好长,其实只在地球上占很短的时间,在整个宇宙来看,人生数十载寒暑,以宇宙年的尺度,只是一瞬间,地球爆炸了,而宇宙只是少一粒微尘。所以凡事不要看得太严重,何必自寻烦恼。






摘录:果麦文化

我好想阿蔗的太太啊呜呜呜呜呜!

心随岳动(一)

疗灵师:

这是一个关于岳老师出演过的话剧影视作品的合集~
不定期更新


北京人艺1994版《阮玲玉》
岳秀清 饰 张梦露


1、片段一
2、片段二
3、片段三
4、片段四
5、片段五(这个笑声真的挺厉害的,听完感觉后脖颈子发凉)
6、片段六
7、片段七
8、片段八
9、片段九
(爱奇艺链接,点开就能看哦。1是比较完整的片段,2-8是1中只有岳老师露脸的部分,9是结尾处的一小段)


为岳老师疯狂打call,声台形表俱佳的演员真的太难得了。在这部戏中虽然戏份不多,但是足以见得表演功力之深厚。

“你曾经见到过我吗?在乐章的末尾,在星辰的落处,在诞妄的梦境里。”

是小星星们——⭐️🌟

“我纵情生活,倾情付出,乘着幻梦尽情翱翔。血液中流淌着香槟,发鬓间别着一朵纸玫瑰。”

枣糕废鱼:

我弟弟有一次跟我打电话,为大学食堂吃的不好而难过。




那个时候他刚报到,一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子,跟我打电话难过,说因为军训吃不到热饭,感觉要崩溃了。








曾经我喜欢跟年长的人聊天,我为高中考试成绩失利哭,她跟我说这算什么事儿你上了大学就知道还有更难过的,上了大学我为不适应环境哭,她说你这算什么事儿等进了实验室有你更难受的,进了实验室我为繁琐的科研压力哭,她跟我说还有工作结婚养孩子,你这算什么,都是小事儿。




后来我就不再跟她说这些事儿了。




一开始我觉得确实是这样,考试砸一次,好像确实比不过将来的工作变迁来的重要。


那个时候看到有个太太说,她看到有个粉丝发了一条自己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正要祝福她才发现她在升高中, 然后太太打了一长串省略号,写了个行吧。




为什么我们总会以过来人的姿态标榜优越感呢?




一开始我也跟大家想的一样,或者说强迫自己和大家想的一样,我不敢跟年长的人说我因为考试失利而难过,不敢说我因为和朋友闹了别扭而难过,因为这些东西在他们眼中好幼稚,好蠢,我怕他们笑我,让我看上去像个傻逼。


我拒绝回忆一年前的我办的傻事,因为我觉得那很傻逼。


我努力表现的很酷,很理智,很成熟,我担当起了安慰别人的角色,我给那些喝醉酒的人拍后背让他们吐,听他们哭,然后打车送他们回宿舍,我看很多职场的东西,即便很痛苦还是努力在现实生活中说那些大人才说的话,我只敢把真实的担忧跟最亲近的朋友交流,也只敢把自己的深夜矫情都分享给网络社交上不认识的人们看。




直到有一天,我病倒了,看了心理医生。




她听我阐述完,问了我一句,你为什么不接纳你自己。






然后她说,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你拒绝回忆的,你觉得是傻逼的你,已经是那个阶段的你,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你了。








对于一个中学生,考砸了,可能就真的是世界崩塌级别的打击了。




因为她只是个中学生,这是她应该有的恐惧,担忧,焦虑。




一个中学生靠自己的努力克服消化了考砸了的困难,重新打起精神的勇气,不比一个三十岁的成人弄丢了工作,从颓废黑暗中重新站起来的勇气,廉价。




这两种勇气,都是同样值得人鼓励,值得人欣赏的。




在不同阶段的人有不同阶段的担忧和麻烦,从这些艰难困苦中挺过来的人,都是值得喝彩的。






开大组会,我导师是博导,带了一堆大博士,我按年龄排最后一个,前面所有的师兄每一个都展示了一堆项目,一堆成果,而我有些连题目都听不懂,轮到我的时候,我只能打开ppt,说,对不起,我上周有考试,我只看了一些论文,做了一些小仿真。




我讲的内容对于在座的每一个,都是幼稚又肤浅的,我越讲声音越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努力了,但有些我花费数个日夜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好弱小,好没用,好幼稚。






在组会后,我自己把自己埋在文献里,走神中难过,就在这时候,我收到了一条来自师兄的微信。




师妹,我真的觉得你做的很好。


你的ppt下面都标注了来源。


你开头查的那个数据表格,很费时间的。






你真这么觉得吗?




真的。


慢慢来。






这个安慰我的师兄比我年长,做的内容也很厉害,是那种肉眼可见又聪明又努力的人,他在组会上刚刚展示完自己的成果,连同门师兄都忍不住夸他。




说句实话,看到这条微信,我想冲过去抱着他哭。










所以,我很喜欢听那些刚进入一个新阶段的人跟我兴高采烈地分享他们的新生活,或者担忧的事情,因为那让我觉得她们很宝贵,很鲜活,让我忍不住想呵护,想珍惜。即便我也还岁数很小,但我现在并不觉得我幼稚了。




因为我,已经问心无愧地,在这个阶段,努力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形形色色,拼命努力活着的人啊。












我听着我弟弟在电话里的哭诉,慢慢地安慰他,没关系,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刚上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而且还不如你呢。




我觉得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已经是这个阶段的你,能做到最好的样子了。





【神狄】神兽狄仁杰之掉毛

然:

* 惯例艾特妖儿  @芍之妖妖 


* 这个paro最棒的一点莫过于铁手团动物园那一群动物名杀手终于有着落了


————————


1.


大猫好撸,可惜掉毛很严重,尤其是春夏换季的当口,李将军真身所过之处定会卷起一阵白雪,搔得人鼻子直发痒。所以每年这个时候,李元芳都会很自觉地减少化真身的次数,连耳朵和尾巴都很少露出来,省得掉一地的毛给别人找麻烦。


如燕倒不觉得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撸猫带来的快乐哪里是区区掉毛可以抵消掉的,况且她也不会被白虎毛弄得涕泗横流。于是,狄如燕小姐自愿承担起了在大白虎掉毛期间帮他梳毛的责任。


……其实说她是硬要给李元芳梳毛才更恰当一些。


“别说,你掉毛还真厉害。”如燕从梳子上择下一大团白花花的毛捏了两下。


大白虎打了个哈欠,喉咙里发出一连串惬意的呼噜声:“我们走兽血脉的都这样,每到春夏换季的时候就特别麻烦。”


“哪有,我觉得挺好的。”如燕嘟着嘴说道,然后又从梳子上择下了一团毛。


……不过这毛掉的的确多了些。如燕看了看旁边攒起来的一小堆虎毛,不由得犯了难。扔了吧,好生生的毛就这么糟蹋了怪可惜的,可要是留下,能用它干些什么呢?


2.


李元芳动身去扬州公干前,如燕跑过来塞给了他一个巴掌大的小东西,歪歪扭扭的,只看得出来是个白色的四脚小动物,有点像猫,但似乎又不太像,具体是什么还真让人摸不清。


“这是什么?”


“毛毡,我自己扎的。”如燕拍了李元芳一把,满脸的骄傲,“扎的是只小白老虎。”


“……我怎么感觉有股熟悉的味道?”


“就是用你掉下来的毛扎的呀。”如燕眨眨眼睛,“送你的礼物,早点回来。”


李元芳脸上一热,轻咳一声背过身去,然后把那只小白老虎揣进了前胸。


3.


“这样啊……”山阳的群仙茶楼里,鲁吉英从李元芳手中接过那个毛毡,放在手里仔细看了又看,“不愧是狄阁老的侄女,竟能想出这样的妙招。”


“鲁兄也要学扎毛毡吗?”


“我今年应该不用太担心这件事,之前都快让坐镇蛇灵的那只老白猿薅秃了。”鲁吉英颇为不爽地道,“我主要是得想个法子,让铁手堂里那群家伙收拾收拾他们掉下来的毛。”


李元芳一愣:“铁手团里走兽血脉的人居多吗?”


“都在名字里写着呢。”鲁吉英叹了口气,“我给你数数,有虎云、豹冲、犼强、狻猊、貂清、狐危,还有獐智……”


“元齐呢?”


“熊。”鲁吉英没好气地说,“再加上刺史府衙门那三只快吃成猪的硕鼠来不来还添个堵,这时候这月份,铁手堂一进门满地的猫狗鼠熊走兽毛。”


4.


“可就算扎了毛毡,又有什么用呢?”李元芳不免好奇起来,“你们应该不会拿这种东西来卖吧?”


“怎么不能卖?”鲁吉英笑了,笑容里甚至透露出了几分奸商的味道,“蛇灵不就有个喜欢到处薅毛的老头吗?”


“你要跟蛇灵做生意?”李元芳吓了一跳,“他们没你们有钱吧?”


鲁吉英摆了摆手,笑得更灿烂了:“没有钱,可以用武器换嘛。机关设计图其实也可以,再不济卖几个杀手过来给我们填充一下战力也不错。”


……我一会儿还是提醒一下文忠兄和敬晖最近小心吧。看着对面开启了林阳模式的鲁吉英,李元芳忍不住使劲咽了口口水。


5.


“多谢提醒。”虺文忠听完李元芳的转述,忙对他道了谢,“虽然近期我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但今后我们会注意的。”


李元芳很快就察觉到了哪里不太对劲:“近期?”


“嗯。”虺文忠点了点头,“近期没事的。”


“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虺文忠笑道,“只是老主人养了只猫。所以最近的话,他还是能从猫的身上找到满足感的。”


一阵沉默。


“你们之前怎么没想到这个法子啊?”李元芳几乎要跳起来了,“让他摸自己尾巴的歪主意都出来了没想到让他养猫?”


“因为某个局外人的恶趣味。”虺文忠秒答。


又是一阵沉默。


6.


“文忠兄,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有吗?——错觉吧。”




【我还真是热衷于打破第四面墙啊_(┐「ε:)_】

大家好,我来丢人了。
大概是,扎特梦见科洛雷多夸阿玛迪是乖宝宝,于是扎特气醒了打了他一顿x

科洛雷多:“谁是乖宝宝啊?谁是乖宝宝啊?谁是乖宝宝啊?”
莫扎特:(期待)
科洛雷多:“是阿玛迪——!”
阿玛迪://////